对话柳叶刀:我们收到很多关于中国医患关系的投稿
发布时间:2019-07-10 20 来源: 互联网 浏览量:152

《柳叶刀》杂志在过去几年间收到了大量来自中国医生的投稿,其中一个很常见的主题就是对中国医患关系的讨论。


——《柳叶刀》杂志主编 Richard Horton 

2018 年 10 月 27~28 日,中国医学科学院和《柳叶刀》杂志共同主办的2018 「柳叶刀 - 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会议」在北京召开。

△ 来自 7 个国家和地区近 400 位专家代表围绕呼吸系统疾病、基层医疗、妇幼健康、健康老龄化、非传染性疾病、心理健康和医疗卫生服务的可支付性及可及性等议题进行研讨


丁香园参与会议,并采访了《柳叶刀》杂志主编:Richard Horton 博士,聊了聊他对中国医改、中国医患关系的看法,中国研究论文在《柳叶刀》的发布、以及他对中国医生职业压力的建议等。


△ Richard Horton 博士接受采访

以下为采访原文(注:紫色部分为丁香园提问,黑色为 Richard Horton 博士回答)



・・・


《柳叶刀》杂志自 2008 年起就开始关注中国的医改问题,您如何评价过去 10 年中国医改取得的成果?

我看到了很多积极的成果。

中国政府很早就意识到了国民健康的重要性,并在这一领域投入了大量资金。中国也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,将国民健康放在重要政治地位的国家。这种做法是一种非常有效的投资。

中国政府通过增加医疗从业人员数量、完善医疗设施建设,使中国人群平均寿命、新生儿和孕产妇死亡率等指标在短短 10 年内实现大幅改善,也为中国过去 10 年社会经济快速发展提供了必要的条件。

您对中国医改下一个 10 年怎么看?

我认为「基层医疗卫生建设」是非常重要的一环。


中国医改在过去十年非常重视医疗机构的建设,让中国的医疗水平实现了快速提升,但也存在医疗水平不均衡的情况。

在下一个阶段,只有保证良好的人民健康水平,才能保证中国的经济能够继续实现稳定的发展。更重要的是,基层医疗可以扮演「守门员」的角色,在预防和小病阶段将人们治愈,而不是等到它发展成大病,再去花费更多的钱医治。中国目前面临较高的医疗财政负担,基层医疗的完善能够很好地解决这一点。


当然,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。一方面是要建立更多的社区基层医疗机构,培养大量的基层医疗从业者。另一方面,大部分中国患者都习惯在第一时间去大医院就诊,因为那里有最好的医疗资源。现在忽然要求他们「先去基层治疗,有必要时再转诊到大医院」,很多人会觉得无法接受,因为他们对医疗的期望值已经被提高了。


改变大众已经形成高医疗期望是很难的,我想这可能会是中国医改下一阶段面临的最大的挑战。



中国目前医患关系较为紧张,是否和现在的高医疗期望有关?


中国的医患关系,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社会现象。


《柳叶刀》杂志在过去几年间收到了大量来自中国医生的投稿,其中一个很常见的主题就是对中国医患关系的讨论。


一个可能的原因是,中国在几乎只有两代人的时间内,就实现了经济的快速发展——这自然是好的。但与此同时,随着大量的中国人口实现脱贫,中产阶级群体快速扩大,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获得更好的教育、住房、医疗、社会保障体系等。


此时,政府应该能够与时俱进,满足人们随着经济发展相应增长的需求。在我的国家,英国,实现这一点花了两百年,而中国却要在二十年内做到。我不会说这完全不可能,但是考虑到目前中国这一需求量巨大,想要两手兼得非常困难。


对此我的建议是,要削弱这种由于「患者的医疗期望难以被满足」对医患关系带来的影响,加强和公众的沟通非常重要。

您认为应该怎样和公众沟通?

我认为不应该只有医疗相关的媒体主动为此发声,大众媒体也应该开始承担这方面的责任。

大众有权利、也有必要知道,中国医改下一步的目标是加强基层医疗建设,这也是在提醒大众慢慢转变就医习惯。而且这种沟通应该从现在就开始,而不是等到下一个五年、十年再开始。


当然,大众是非常聪明的。无论再怎么引导,如果基曾医疗水平无法和上级医院比肩,没有人会愿意去基层机构看病。


目前世界上的很多国家,包括我的国家,英国,都还处于把基层医疗看成二等医疗的阶段。但既然中国需要在下一个阶段发展基层医疗,我认为应该树立「把基础医疗按照最好的标准来建设」的观念。


中国医生需要同时平衡科研、教学、临床三方面工作,面临较大的职业压力,您对此有什么建议?


我了解到,现在中国只有教学医院的医生才需要承担这三方面的工作,其他非教学医院的医生主要任务还是在临床。


在我个人看来,不应该只有教学医院的医生这么做,所有的医生都需要参与其中。科研不应该只是精英阶层的事,任何等级的医院,医生都应该有意识地进行科研工作。不是所有人都得去做那些最「高端」的科研,不同的医院可以开展不同层次的研究。


最重要的是,医生在日常工作中需要带着研究和思考,这样才能更好地了解自己作出的诊疗决定,更好地帮助患者。



您强调了临床科研的重要性,中国在这方面有什么优势?


我认为中国的优势有以下三个方面。


第一,中国政府非常重视科学研究,这是很难得的一点,因为并非所有的国家都是这样。在部分发达国家,比如我的国家,英国,就没有像中国政府这么大的支持力度,美国也在近期削减了医学研究经费。还有很多低收入国家,科研对它们而言理论上来说相当重要,但它们也没能做到。


第二,从今天的会议我们也能看到,中国有大量的医疗行业的年轻人,他们具有良好的科研水平,也充满对科研的热情。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。


第三,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,这意味这中国拥有庞大的研究数据,而数据的力量是巨大的。当然,如何更好地利用这种优秀的数据基础,进一步促进医疗行业发展,我想这会是中国未来科研重要的课题。


后记


《柳叶刀》杂志近年来始终对中国医疗建设、中国医生、中国医学研究等方面表现出持续关注,从 Richard Horton 博士的回答就能看出来这一点,他的思考也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自己所在的行业。


还有什么想了解的?欢迎留言分享。